当前位置 首页 动漫 《火影忍者》

火影忍者0.0

类型:喜剧 动画 冒险 动漫  日本  2002 

主演:竹内顺子 杉山纪彰 中村千绘 井上和彦 松本和香子 

导演:杰夫·尼蒙 玛丽·伊丽莎白·麦格林 伊达勇登 

卡顿或无法播放请切换线路

五五影院-播放來源

剧情简介

十多年前一只拥有宏大威力的妖兽“九尾妖狐”袭击了木叶忍者村,其时的第四代火影拼尽全力,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将“九尾妖狐”封印在了刚诞生的鸣人身上。木叶村终于规复了安静,但村民们却把鸣人当成像“九尾妖狐”那样的怪物对待,所有人都疏远他。鸣人自小就孤独无依,一晃十多年已往了,少年鸣人考入了木叶村的忍者学校,结识了好朋友佐助和小樱。佐助是宇智波家族的传人之一,当他照旧小孩的时候他的哥哥——一个已经拥有高明忍术的忍者将他们家族的人都杀死了,然后投奔了一直想将木叶村扑灭的大蛇丸,佐助自小就起誓要超出哥哥,为家族报仇。鸣人他们在忍者学校得到了教官卡卡西的精心指导,在他的辅助下去迎接发展中的一次又一次挑衅!

火影忍者人物竹内顺 

影人简介     竹内顺子(1972年4月5日-),日本的女性声优、演员,现属剧团BQ MAP及Y?M?O事务所旗下。埼玉县出身,血型是B型。代表作有‘Hunte

火影忍者图片帅气

  奈良鹿丸那段很经典的独白,恐怕是每个鹿丸迷都能背下来的:  “我本来想过着随便当个忍者,随便赚点钱……然后和不美又不丑的女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是男孩……等长女儿结婚,儿子也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就从忍者的工作退休……之后,每天过着下将棋或围棋的悠闲隐居生活……然后比自己的老婆还要早老死……我就是想过这种生活……”  鹿丸在《火影忍者》中本应是个不起眼的人物。模样不算帅,也不算丑;气质不算酷,也不算俗;武力不算强,也不算弱;出场不算少,也不算多。总之,不管从哪边算起,都不是一个出头椽子。在木叶忍者的合影中,是一个拿放大镜才能找到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在很多人气调查中,都排进了前五名。  鹿丸在《火影忍者》里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他的人生观,也就是我们在上边引用的那一段。这个人生观既不高尚,也不低俗,却是鹿丸向往的,也是很多鹿丸迷喜欢他的重要原因。  《火影忍者》这部动画片,一个重要课题就是,人生意义的追寻。几乎每场较大的战斗,敌我双方都会回顾生命的历程,探讨人生的意义。就像古雅典城里,哲学家们的论战一样,人生观论战中输了的人,最终战斗也会输。《火影忍者》表面上看,是一场场忍者之间的对决;实际上,是一场场人生哲学的较量。就像TVB的时装剧一样,经常通过警察、律师、厨师等特定职业,来探讨人生观;在《火影忍者》中,一个个忍者,就是一个个人生观的载体。很多忍者都背负着这个沉重的课题,甚至包括,以“食为天”的秋道丁次,也曾经为生活的意义烦恼过。  鹿丸则不然,几乎没有和别人探讨过人生观的问题。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不需要太大努力,就能实现的人生目标。在这个问题上,鹿丸并不困惑。  不像漩涡鸣人那样整天风风火火的,也不像宇智波佐助那样整天装帅耍酷,鹿丸始终给人一种从容的感觉。这种从容,来自于他对自己人生观的深信不疑。像鸣人、佐助、大蛇丸那样,整天把人生观挂在嘴边的人,实际上,对自己的人生观并无十分把握;否则,就不会逢人便宣讲、证明自己的人生观。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成为主角人物,观众在他们的矛盾和成长中,得到共鸣。  鹿丸另一个受欢迎之处,就是他给人的安全感。我们设想一下,一个由鹿丸带队的小组,和一个由鸣人带队的小组,显然前者更能给人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来自于鹿丸强烈的责任感。在追回佐助的任务中,临出发的时候,鹿丸给队员们说了一段话:  “佐助跟我没有很深的交情,我也不喜欢这个人。但佐助也是木叶的忍者,是我们的同伴。所以我们要拼命把他救出来,这是我们木叶的风格。并且,虽然我的性格这样,但也不会在这件事上怕麻烦。因为我的行为关系到你们的性命。”  说到责任感,就要说到鹿丸的另一个经典口头禅:  “真麻烦……”  对于责任,鹿丸是能躲就躲,即使是中忍考试这样“催人奋发”的大事,也是被鸣人一把推下看台,强行参加考试。从这一集的标题《云彩真是好啊……干劲zero的男人》,即可以看出鹿丸的避世心态。  不过,避世不等于逃避责任。就像在追回佐助的任务中,临出发时,鹿丸给队员们说的那段话一样。鹿丸的嫌麻烦心态,意味着不愿意在没把握的情况下,轻率地承担责任;而一旦承担了责任,就要信守承诺。  我们更常见的是,因为一时的激情,盲目承担下了工作、婚姻、朋友的责任。当激情过后,遇到困难时,便开始推三阻四,这才是俗人逃避责任的心态。  《世说新语》里有一个华歆和王朗的故事:  “华歆、王朗俱乘船避难,有一人欲依附,歆辄难之。朗曰:“幸尚宽,何为不可?”后贼追至,王欲舍所携人。歆曰:“本所以疑,正为此耳。 既已纳其自托,宁可以急相弃邪?”遂携拯如初。世以此定华、王之优劣。”  《谱叙》中也记载了华歆另外一件类似的事:  “歆少以高行显名。避西京之乱,与同志郑泰等六七人,间步出武关。道遇一丈夫独行,原得俱,皆哀欲许之。歆独曰:“不可。今已在危险之中,祸福患害,义犹一也。无故受人,不知其义。既以受之,若有进退,可中弃乎!”众不忍,卒与俱行。此丈夫中道堕井,皆欲弃之。歆曰:“已与俱矣,弃之不义。”相率共还出之,而后别去。众乃大义之。”  华歆能够在评估自己的实际情况后,作出正确决定,即这个责任承担不起。之后,这两个责任被王朗和郑泰等人强加在头上。既然承担了责任,就要承担到底,这是君子所为;而王朗、郑泰之流,在这两件事上,只不过是“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屁股就走”的俗人。  当第一天坐在新办公室的时候,当爱人偎依在自己胸膛的时候,当在酒桌上拍着胸脯对朋友说:“这事儿交给我”的时候,用《火影忍者》中的人生观来说,许下承诺的一刻,总有一种“被认可”的快感。但不要忘了,这也意味着背负上了新的责任,很多时候,我们没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或不愿意为此去努力,我们只想享受那一刻“被认可”的快感。  想想看,如果鹿丸像大蛇丸那样,完全没有责任感,只靠那不高尚,也不低俗的人生理想,很难产生如此强烈的人格魅力。  因此,鹿丸淡泊的人生观不是理想主义的写照,而是一个基于现实主义的理想。  喜欢鹿丸,就要像他那样,找到自己深信不疑的人生理想,并为自己所承担的责任而努力。  附录:其他人物的人生观  人可以改变吗:日向宁次的人生观  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白的人生观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恶魔:鞍马八云的人生观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