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电视剧 《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7.9

类型:剧情 武侠 古装 电视  大陆 台湾  1991 

主演:孟飞 龚慈恩 伍宇娟 慕思成 汤镇宗 

导演:李朝永 

剧情简介

改编自金庸的武侠神作《雪山飞狐》,大部门取材于其中的片外篇《飞狐外传》。胡、范、苗、田家自李自成兵败起便结下世仇,胡家后人胡一刀(孟飞饰)在守护宝藏的进程中救下一名女子名叫冰雪儿(龚慈恩饰),两人相爱结成伉俪,生下儿子取名胡斐(孟飞饰)。田家后人田归农(汤正宗饰)在苗、胡二人决斗时下毒,使得胡一刀中毒身亡,妻子殉情而去,留下胡斐给佣人平阿四照料。长大成人的胡斐得到了《胡家刀法》真传,闯堂江湖的途中胡斐对神秘的袁紫衣(伍宇娟饰)暗生情愫,又遇到了辣手药王的门生程灵素(龚慈恩饰)以及苗人凤之女苗若兰(王璐瑶饰),江湖中人为寻找宝藏开端了血雨腥风的争取……

新雪山飞狐演员表

新雪山飞狐演员表(主演)   胡斐(王一博 饰)      胡斐的饰演者王一博介绍:   王一博(YiBo),1997年8月5日出生于中国河南省洛阳市,亚洲男子团体UNIQ

雪山飞狐演员表孟飞  

影人简介   孟飞,中国内地男演员、歌手。  1984年9月4日(阴历8月9日)[1] 出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新乐市,毕业于

雪山飞狐电视剧

——粗评1991版《雪山飞狐》金庸小说一共被几次翻拍成电影电视剧,估计全世界没一个人答得出来。至于孰优孰劣,更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所谓萝卜青菜,莫衷一事。而对我来说,有一部电视剧是无法忘怀的,那就是1991年版的《雪山飞狐》。不夸张地说,这是我心目中真正的NO.1。最近几天,天津卫视又在重播此剧,再一次重温这部对我影响很大的连续剧,竟然隐约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我大约在小学二年纪的时候接触金庸老先生的武侠小说,第一本是简装版的《笑傲江湖》——偷拿父亲床头柜上的。当年看91版《雪山飞狐》的时候,我小学还没毕业,更没接触过原著,可能这样对电视剧的接受能力会更强些吧。今天重看,当片头曲响起来的时候,我依然会被那长白山万里雪山浩瀚无垠的场景所震撼,小的时候我就期望着有朝一日得以亲临其境,如果像《成长的烦恼》里麦姬一样列一个“一生要完成的99件事”,我一定会把“长白山之旅”列在其中——后来终于得尝夙愿,了望远方的雾菘和雪原,竟真的好像自己成了劫富济贫,忧国忧民的大侠。俗话说行板如歌、歌入泪,好的影视作品应该有一首脍炙人口的主题曲。无论是“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踏歌而行/回首望星辰/往事如烟云/犹记别离时/徒留雪中情/”的慷慨激昂、燕赵悲殇,还是“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的儿女情长、千转百回——一定程度上说,91版《雪山飞狐》中的歌曲《雪中情》和《追梦人》,其流传度和影响,早已超越了电视剧本身。那个时候生活在外婆家,弄堂里的小孩围坐在一起,自信心强些的就唱歌,如我这般儿时满有些自卑的就念叨不知从哪听来的童谣儿歌,尽是在胡袁程三个人的感情纠葛里绕弯,大人也从不会因此说教什么,整天里“雪山飞狐狐狐狐”,早将“排排座吃果果,爸爸转来刮泥朵”忘在脑后。实际上,细数影视剧《雪山飞狐》,以我所知便有7部之多:1978年佳视拍摄《雪山飞狐》,主演是卫子云、米雪、文雪儿、白彪等人;1985年TVB版《雪山飞狐》,吕良伟、赵雅芝、景黛音、周秀兰、曾华倩、曾江、谢贤、陈秀珠、关礼杰等二十多位明星出演;1991年孟飞、龚慈恩、伍宇娟这版以后,99年TVB版再拍《雪山飞狐》,主演有陈锦鸿、黄日华、佘诗曼、邵美琪等(就是前不久各地卫视拼命播放的,其实已经拍了八年);2006年王晶导演合制版《雪山飞狐》,聂远、朱茵、钟欣桐等人担纲;此外,1984年投拍电影版《新飞狐外传》,主演有黄日华、万梓良、梁家仁、戴佩龄;1993年电影版《飞狐外传》,更是汇集了黎明、张敏、李嘉欣三位当时最红的明星……无论从成本投入、演员阵容还是主创团队来说,91版都不具备优势,而我对它的记忆却不单纯停留在那个绝美无右的龚慈恩和两首传唱度超越了电视剧本身的影视歌曲上。除了当年中国引进电视剧体制上的特殊性,致使除了91版《雪山飞狐》以外人们无法看到其余诸版的原因外,我觉得,它的成功和深入人心是有着更深层次的价值的。这版的《雪山飞狐》是第一次两岸三地合作拍摄的金庸小说,在今天看来,不光是对金庸影视剧,即便在整个中国的电视剧历史上,它都是有里程碑意义的。台湾中视出资,内地取景,摒弃以往的摄影棚式拍摄方法,主要演员孟飞、伍宇娟、龚慈恩、汤镇宗分别来自内地、台湾、香港,搭起戏来却几乎没有不适的感觉,殊为不易。当然,91版《雪山飞狐》诚然经典,却不够精致。事实上,片中的一些场景和对白,在今天看来还是比较搞笑的,比如程灵素死的时候,胡斐抱着她说:“二妹,你还这么年轻,就为我牺牲了”;比如动不动吃两个馒头就给人客栈十两金子,让人觉得清朝政府货币贬值严重;再比如前后几十次出现的客栈,场景一模一样,老板一模一样,连店小二也从来没有变过,袁紫衣追杀汤佩,慕容景岳被自己毒死那两场戏,店小二人不换、衣服不换也就罢了,可不能连配音演员的家乡口音都不换吧。时间上的漏洞相当严重,苗若兰的年纪和胡斐的年纪错乱不已,不过将两部没什么关联的小说合在一起拍,这个问题本就很难避免;孟飞拍戏之前已经结婚,可是拍摄的时候也舍不得把戒指摘下来,于是我们就能看到他在长城上戴着左手的结婚戒指痛苦万分地追忆紫衣;更经典的是苗人凤胡子掉下来,转过去后又粘了回去,也不NG继续拍……今天看来,这些细节上的疏忽反而让人更加怀念逝去的岁月和彼刻的青春,唏嘘不已。我在很多平媒和网络上看到大家对金庸男角的投票,有人喜欢令狐冲的桀傲不羁,有人中意杨逍的潇洒专情,有人难忘萧峰的豪气干云,有人独爱杨过的狂放痴意——而我,每次都会毫不犹豫地说:胡斐。侠骨柔情,行侠仗义,惩强扶弱,快意恩仇……这十六字批语,惟胡斐一人担当得起。萧峰确是侠之大者,可是他的侠骨和义胆,对我来说太大了些;令狐冲委实桀傲不驯,可是他的油滑和气慨,对我来说过于完美了些。于是我非常感谢孟飞版的飞狐,尽管他比之原著中的大胡子乡下小子实在要英俊秀美得多,但是那种发自骨子中的侠气和怎样也抛舍不掉的开朗达观,以及那一些些的匪气,却淋漓尽致地在镜头前表现出来,他饰演的胡斐是最真实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天真的善良和最本真的人性,也许再也无法炮制。主演孟飞在拍摄这部电视剧的时候,已经30好几了,或许是年龄带来的成熟内敛,使他在飞天狐狸的儿子、胡一刀、胡斐三个角色间跳转自如,游刃有余,或侠风凛凛,或顽皮好动,或情劫难覆,或生死两顾,或机敏果敢,当真是令我这个男人都着迷不已。武功还没学好,尚是一位黄瘦小儿,可是他戟指怒斥苗夫人:“你好没良心。”站在板凳上的一场大战,侠义之心于生俱来,呼之欲出,于是便和赵半山有了一段传奇的忘年之交。和无尘道长的一场大战,由此确立自己的大侠身份,看者亦真心真意地为他钦慕和景佩。佛山镇的一场大战令我心生敬意,他为钟四一家人打抱不平,因自己的大意使得钟四家人惨死,于是拍马上路,千里追凶。即便是面对他爱之入骨的袁紫衣的苦苦哀求,他也绝不让步,一意血债血偿,仅此一条,杨过令狐冲等人就得靠边站。他在众官吏前的一句话:“这里是京师重地,天子脚底下的地方,这姓凤的又不知有多少好朋好友,但我胡斐今晚豁出了性命,定要动一动他。是姓胡的好朋友便不要拦阻,是姓凤的好朋友,大伙儿一齐上吧!”端得可以与萧大王在慕容父子前的一番慷慨陈词一媲谁美。胡斐的侠义在于,他可以为了与其非亲非故的弱者出生入死,原因只在他永远不变的从父母那边遗传而来的天生信念,为了这一信念,他甚至可以将至爱放在一边,绝不拖泥带水。他甚至为报答马春花的一言之恩险些送了性命。侠之大者,更能何为以堪?孟飞在台湾红极一时,可惜尽管《神雕侠侣》、《神州侠侣》和《神刀流星拳》都在内地播放过,影响力都无法和《雪山飞狐》相提并论。和很多朋友不一样,我对伍宇娟饰演的袁紫衣并没有多大恶感,相反觉得她是本剧一大亮色——当然,那略显老气的扮相我亦不大能够接受。我对质疑袁紫衣薄情的普遍说法是不能苟同的,因为少年意气争强好胜,由赠马而好奇,由好奇而比试,这本就是小女子心性,可爱得寻常。在相互戏弄中萌生情感本就在意料之外,却也因此为这段感情添加了浪漫的注脚。原著中,程灵素除了一双美丽的眼睛,生得肤色蕉黄,样貌寻常,这与电视剧中龚慈恩的“宛若天人”的形象完全生不上干系,而袁紫衣生得俊俏,天性好胜调皮,有一身好武功且善解人意,充满着神秘色彩,胡斐年少轻狂,被这些吸引再也合情合理不过了,换我也实在没有理由不爱袁姑娘。91版电视剧,伍宇娟将以上特质诠释得淋漓尽致,不愧科班出身,表演到位。袁紫衣对程灵素的聪慧善良心生嫉妒和赞许,也把程灵素其对胡斐的依恋看得一清二楚,亦无法淡忘自己的身世和对师傅的承诺,于是她终究选择了退出,这等胸襟让她平添一份惹人怜爱——可是毕竟情难自己,天难遂人愿,灵素一死,袁紫衣的成全也就换取了胡斐的孤独凄苦而已。“他身旁那匹白马望着圆性渐行渐远,不由得纵声悲嘶,不明白这位旧主人为什么竟不转过头来。 ”这句原书中的对白我记得很是清楚,平白无奇却动人心弦,和《白马啸西风》中的“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不喜欢”竟有异曲同工之妙。91版《雪山飞狐》保留了原著中的一句对白,“胡大哥,你……你把我忘了吧。”“不,我要永远永远地记着你,记着你。”哎,再次唏嘘一场。91版的编剧、导演功力不俗,但终归有些疏忽,或者有心或者无意,他们对袁紫衣和程灵素,本身是有价值趋向和评判标准的。换言之,厚此薄彼的结果便是塑造出了一位前无古人后亦不得来着的“超凡脱俗、清欲无华”的程灵素。龚慈恩的冰雪儿和程灵素,一个大族身世却不为哥嫂疼爱,一个自由孤儿被师傅抚养成人,却是一样的冰清玉洁、聪慧无双,一样的果敢坚毅、至情至性。一直到今天我都会想,男儿成家立业,娶妻如此,复患何求?程灵秀在91版《雪山飞狐》中的地位,是远远超越了原著《飞狐外传》的,即便金庸老先生再怎样对她偏爱有嘉,最后终于还是在《雪山飞狐》中把胡斐留给了苗若兰。可是编导却将她的形象定格并永恒,于是之前的情根深种的袁紫衣和后来的绝美冰纯的苗若兰,一时尽成配角。胡斐一直叫她“二妹”——直到她为他二死,无论他哭得如何肝肠寸断,他还是叫他二妹,他的心中还是只有紫衣,于是她的倾注真情便成了悲情的故事。也许只有悲哀才是永恒的主题吧?我有时会想,“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的歌谣若在电视中唱将起来,会是怎样的情形,可惜,灵素的死在这版《雪山飞狐》中处理得弱了,甚为可惜。后来龚慈恩结婚了,老公是片中的“福大帅”林炜,性格内敛的他们生儿育女(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生活无比幸福。想当年林炜也是货真价实的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在台湾甚至有“才子”美誉,才子佳人,总算没有让娱乐圈一团乌漆抹黑。哎,没什么好说的,这样的女子太少太少了。貌不惊人,淡定若恒,倔强而坚强,勇敢而脱俗,一些些自卑,一些些孤芳自赏,没什么计较却有极大的包容,明亮已极的眼睛坦荡无暇,冰雪智慧的心却枯萎在绝望的七心海棠的花瓣上。程灵素是91版《雪山飞狐》的精华所在,凄美的结局在俗套,我们总是刻骨铭心。单就这版的《雪山飞狐》而言,对70年代和80年代早期生人,影响是相待巨大的,直到今天,天涯上仍然时不时有新制作的91版的截图或者签名档问世,每每看到,总是莫名感动。王晶的新雪山不知道拍得怎样了,不久前荣登“网友最期待电视剧”,估计是炒作之故,不过还是希望他能拍好吧。粗粗看了看剧照,扮相很惊人,只有阿娇和黄秋生大叔的设计还好些,其他的比较吓人。最新进展说是王导让小胡斐和程二妹发生性关系了,如果真是这样,真想抽王晶他丫的。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